南宁母婴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婴儿期

煤焦行业限产保价战严冬化危为机抗风险

2020年12月04日 南宁母婴网

煤焦行业:限产保价战严冬 化危为机抗风险

7月还是3000多元的高价,目前一下子降到了1200元。当前,山西焦化行业全行业亏损,限产幅度达到60%以上,有的小企业已经停产。山西的各个煤种中,降价幅度最大的炼焦煤,11月下旬的价格比8月下降了44%,动力煤则下降20%以上。  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,市场需求下降、价格下滑,能源大省山西的两大支柱产业——煤炭和焦化,面临着严峻挑战。  焦化:限产保价“大旗高举”  除了限产60%以上外,山西焦化企业焦炉的结焦时间不断延长,有的已从原来的18小时延长到了70小时以上,生产出的焦炭基本报废。即便如此,省内企业到10月份的库存已高达700万吨,港口库存500万吨,到处是积压的焦炭;而焦炭货款拖欠也达到100亿元,个别焦化企业被迫停炉。  9月以来,国外订单骤减,预计我国全年焦炭出口量在1200万吨,下降约20%。根据最近的原料价格和焦炭销售价格,山西的焦化企业吨焦亏损仍达到300至500元。  现在,一个焦化企业到底困难到什么地步?  山西省焦炭集团董事长张跃表示,以某大型焦化企业为例,年产焦炭230万吨左右,9月份限产50%后,当月亏损6000万元,下属的煤焦油加工厂、甲醇厂、尿素厂全部停产,到了10月则亏损7000万元。  “预计困难形势将会持续到明年一季度,焦炭价格将可降至谷底,二季度市场形势会好转,价格回稳,三季度市将明显好转,到了四季度,焦炭市场将会好转,价格上升,焦化企业吨焦赢利在50元左右,全行业扭亏为盈。”张跃分析说。  面对困难局面,山西省焦炭集团和山西省焦化行业协会一起,采取了一系列措施。  一是组织焦炭生产企业高举“限产”大旗,以减少亏损。要求所有会员企业的限产幅度要达到60%以上,鼓励企业保护性生产,以尽快扭转焦炭市场的供求关系。  二是组织大型焦化企业实行联合销售,禁止压价倾销,扰乱市场。  三是与主要用户——钢铁企业建立价格协调机制,双方每月定期召开一次例会,研究制订市场指导价,发挥重点焦化和钢铁企业市场主力军作用,稳定市场、稳定价格。目前,山西省焦化行业协会已与华北地区主要钢铁用户建立了这一机制。  四是指导企业规避经营风险,加强管理,推进节能减排,降低成本。  煤炭:价格下降遇“寒流”  与上半年煤价的“高歌猛进”不同,进入9月份以后的山西煤炭也不可避免地遭遇了降价“寒流”。  山西省发改委分析指出,进入7月后,全省煤炭产量开始下降,10月份同比出现了“负增长”,下降幅度超过10%。与此同时,价格从8月份达到最高点后,各煤种开始下跌,其中以炼焦煤降幅最大,动力煤下降明显,无烟煤基本稳定略有下降。  山西某大型煤炭集团负责人表示,由于钢铁价格大幅下挫,冶金喷吹煤价格降了300元以后仍然销售困难,目前他们开始限制冶金煤生产,转为电煤销售,价格将下降50%。化工用煤目前尚可维持,但估计到年底销量将减少1/3。  “需求减少、煤价下跌,导致集团公司煤电、煤化等延伸产业困难重重,这种连锁反应的打击是严重的,估计将遭遇比1998年至2000年大得多的困难,”这位负责人忧心忡忡地说。  国内最大的主焦煤生产企业——山西焦煤集团此前已主动下调了主焦煤价格,幅度达到30%,约500至650元/吨。企业负责人表示,不少钢铁企业仍在要求降价,我们必须限产保价,将主焦煤价格维持在年初的1000元/吨左右。  9月份以来,山西煤炭经济运行出现了产销量环比下降、外欠煤款增加的局面。9月出省销量为4324万吨,比8月份减少651万吨,环比下降13%,10 月出省销量比9月减少238万吨,环比下降5.5%;到9月末全省煤炭应收账款已增至42.2亿元,比6月末增加了25.93亿元。  避免“重蹈覆辙” 谋划长远发展  俗语说“好了伤疤忘了疼”,煤炭和焦炭距离的上次“严冬”其实并不遥远。  由于无序发展造成产能过剩,山西焦化行业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就曾经历过“总量过剩、争夺市场、竞相压价”的“严冬”,全行业严重亏损;进入 2003年以后,在市场的拉动下又掀起新一轮焦炭建设高潮,虽然经过淘汰土焦、改良焦,扶持大机焦,落后产能大大减少,但目前焦炭产能仍高达1.5亿多吨。  一时间,在市场好形势的推动下,国内不仅独立焦化企业热衷于建设大型焦炉,钢铁企业自建大型焦炉也蔚然成风,而一些手握资源的煤炭企业也纷纷涉足,有的已建起上百万吨的焦化园区。在告别低水平重复建设的同时,国内焦化行业“高水平重复建设”有所抬头,产能过剩仍然笼罩行业上空。  在当前市场需求萎缩、价格下降的背景下,焦炭产能过剩、竞争无序等“顽疾”再次暴露无遗。  煤炭行业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跌入“低谷”,步入“严冬”。当时煤矿到处堆满了煤,有的引发自燃;尽管煤矿四处找销路,甚至不惜身体“以酒量换销量”,但煤依然难以卖出;即使卖出去了,煤款也被大量拖欠,有的呆账至今仍未清回。  在深刻汲取了历史教训后,山西煤炭、焦化两大行业当前采取了更为理性的应对之策,认识到“降价不能刺激需求,更不能增加效益”的道理,决心在限产保价、控制价格下滑的同时,严格控制总量,“以效以需定销,以销以运定产”,力保供求“紧平衡”。  业内专家指出,煤焦两行业都面临着淘汰落后、节能减排和产业升级等方面的压力,应该抓住此次机遇,化“危”为“机”,提升产业素质和企业抗风险能力。  目前,山西共有270多家焦化企业,多为中小独立焦化企业。张跃建议,政府在继续加大焦化行业清理整顿的同时,要优化产业政策,暂停审批新的焦化项目;鼓励“钢焦联合”、“煤焦联合”,延长产业链条,推动实施“大企业、大集团”战略,培育大型焦化企业集团。  山西省煤炭工业局负责人表示,煤炭行业将继续加大落后产能的淘汰力度,大力推进实施重组整合攻坚战,着力提高产业集中度,到2010年底,全省矿井数量将由目前2800余个减压50%以上,控制在1500个以内;煤矿企业规模将提高到300万吨/年以上,形成2至3个年产能上亿吨的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、 3至5个年产能在5000万吨以上的大型企业集团,使大集团控股经营的煤炭产量占到全省总产量的75%以上。

来源:经济参考报

白山哪家医院牛皮癣医院好
怀化白癜风治疗中心
合肥哪白癜风医院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